首页  »  武侠古典  »  母女的地狱

母女的地狱

添加:2018-07-12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母女的地狱




周璐正无聊地在学校门口来回踱着步,这时一辆黑色豪华的宾士轿车嘎然在她身边停住,她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正好4点钟,妈妈的司机小林果然很准时。周璐刚打开后车门,一股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不禁秀眉一皱,她知道小林一向很乾净,以往车里始终会保持一种清新宜人的空气,今天怎么会这么污浊?她暗暗责怪小林不该在车里吸烟。周璐刚要上车,突然发现后面坐着几个陌生的男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就往车上拖,周璐吓了一跳,本能地刚要张口呼救,一块棉布捂住了她的嘴,她感觉一股刺鼻的药味冲面而来,大脑一阵眩晕,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这时从车上跳下两个男人,七手八脚地把软绵绵的周璐塞进车里,宾1士车绝尘而去。

市郊一幢豪华又不失幽雅的别墅里,一位美貌少妇坐立不安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端庄秀丽的悄脸上满是焦虑之色,不时地看挂在墙上的表。她就是周璐的母亲任梦,商界里有名的冷美人,虽然已经年近不惑,由于保养的好,加上驻颜有术,看上去就像是20几岁的样子。

一个钟头前任梦接到司机小林的**,小林说在学校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看见周璐的影子,现在都6点了,可是周璐依然没有回来,任梦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恰逢丈夫周剑出差在外,明天才回来,现在女儿又失踪了,任梦一脸茫然,如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任梦猛地想起丈夫临走时曾和她说过,周剑任刑警队长的时候抓过一个叫王仁的强奸犯,入狱十年,前几天刚放出来,为防止打击报复,王仁已经被暗中监管起来。难道真的是王仁绑架周璐打击报复?任梦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再想下去,她想到了报警,可是担心万一是王仁所为,周璐的安全会有很大的威胁,所以她决定先告诉在外丈夫,丈夫毕竟是公安局长,让他尽快回来想办法。

还没有等到她拿起**,**铃突然响起来,任梦心中一紧,她忙拿起话筒,话筒里传来一个老头尖细的声音:“喂,任总吗?你的女儿在我手里。”任梦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你是谁?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喂!喂!!”“我是你丈夫的老熟人,他对我很好,我要好好报答他,哈哈,还有你女儿没有事,如果想见你女儿,限你在10分钟内到某某地方,你是聪明人,最好不要报警,否则你女儿……嘿嘿。”任梦抓紧话筒,语气微微有些颤抖:“你是谁?你是王仁??喂!喂!!”可是对方已经挂断的**。**在任梦手中滑落,她颓然瘫坐在沙发上。她知道那个人就是王仁,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王仁没有任何条件地只要她去,为了女儿,任梦已经别无选择了。

在城市的另一边一个狭窄昏暗的小屋里,四个男人闲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屋子很小,摆设更是简陋,只有一条4人沙发,一张破床和一台小彩电。屋子里烟雾缭绕,一个妙龄少女被绑着手脚蜷缩在床的里头,正是刚被绑架来的周璐,此时的她已经苏醒过来,一双明亮的美眸惊恐地看着眼前几个不怀好意淫亵的陌生人,脸上还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周璐只认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那就是天天接送自己的妈妈的司机小林。

电视上正在播放关于任梦的新闻片,一个老头贪婪地盯着萤幕上任梦高耸的乳胸,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老头就是刚刚出狱的王仁,其他的3个男人分别是他大儿子王大,30岁,身高1米70,无业;小儿子王小,27岁,是个仅有1米左右的侏儒,无业,还有一个身高足有2米的黑大汉,是王大的酒肉朋友,外号叫黑手,35岁。王仁对社会尤其是对员警有刻骨的仇恨,对富有的漂亮女人更是嫉妒到了变态的地步,总想毁之而后快。他出狱后拟出了一系列复仇的计画来报复这个社会和所有他认为害他的人,绑架周璐是他计画的第一步,因为是周剑和林梦娇剥夺了他十年的自由,当年就是任刑警队长周剑和刚刚从警官大学毕业的林梦娇把他送进监狱的。最让他兴奋的是周剑竟有如此美貌的老婆和漂亮的女儿,想到这么冷艳迷人的美女将成为自己胯下玩物时,裤裆里的东西渐渐硬了起来。

这时一阵轿车的引擎声把他从幻想中拉回来,王仁打开窗帘,一辆红色宝马跑车停在门外,一个身穿宝兰色丝质洋装的美貌少妇从车上走下来,美貌少妇正是任梦,任梦四下打量着这个破旧的小院,突然发现自己的宾士车就停在旁边,她猛地一惊,难道出卖自己和绑架女儿的是小林?不会,不会的,任梦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她一向很器重小林,从不把这个和女儿同龄的小夥子当外人看待,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老实巴交的小林会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也许小林也被歹徒挟持了,可是,一小时前接到的小林的**又怎么解释呢?想到这里,任梦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任梦正满腹疑惑、茫然不知所措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正是她一向信赖的小林。小林一改往日对任梦的恭敬,似笑非笑地对任梦说:“欢迎任总,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吧?”小林的出现证实了任梦的担心,任梦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视着眼前这个卑鄙小人,她手指小林颤声说道:“你,你,我平时对你不薄,你怎么会……”小林没等她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你大概知道王仁这个人吧?”“王仁?”任梦一惊,“对,王仁,你知道他是我什么人吗?”小林看见任梦正疑惑地看着他,语气变得阴沉:“他是我舅舅,就是因为你丈夫把我舅舅送进了监狱,否则我舅妈也不会死,为了报仇,我煞费苦心地讨好你,努力工作才得到你的信任而留在你的身边,今天到了该算帐的时候了。”说道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任梦如同五雷轰顶一般险些跌倒在地上,她没想到身边最信任的人竟是王仁的外甥,一只会吃人的狼,心底不由得涌上一股凉气。“你女儿就在里面,进去吧。”任梦两腿有些发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着小林来到屋里。

刚一进屋,一股烟臭扑面而来,她不禁秀眉一皱。任梦一眼就看见被绑着手脚缩在床上的女儿周璐,“璐璐”她叫着女儿的名字刚要扑过去,一个黑大汉挡在她面前,周璐也看见了任梦,她叫了一声“妈妈”委屈的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流下来,由于手脚被绑无法动弹。这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任女士,你很准时啊,我知道你会来的。”任梦这才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淫亵的老头,另外屋里还有3个陌生的男人,她倒退几步,粉面含霜,冷冷说道:“你想要干什么?要钱我可以给你,我不会报警,希望你能放了我女儿!”王仁“嘿嘿1”一笑:“钱?我会有的,有你们还怕没有钱?今天请你们来就是要和你做个交易。”王仁站起来:“我是拜你丈夫所赐,在监狱十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他妈的做了十年和尚,打了十年飞机,而你丈夫倒好有你这样漂亮的老婆天天快活,我的要求不高,就是用他老婆和女儿的身子作为我十年没有操过女人的补偿,时间嘛,不必太长,就操你们5年吧。”任梦感觉头嗡的一声,悄脸一下涨得通红,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虽然对王仁的险恶用心心里有所准备,但是还是没有想到王仁会说的这么直接和下流,任梦强压怒火,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声音还是微微有些颤抖,她手指王仁紧咬银牙:“你,你妄想!”这时王大和黑手走过来,紧紧抓住她的双臂架到王仁面前,任梦拼命挣扎,叫駡,同时她惊恐地看见小林手里竟拿着相机,正准备记录这即将发生的悲剧。

王仁哈哈一笑,来到任梦面前,王仁感觉一股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身上散发出阵阵清新的幽香使王仁心中一荡。王仁淫笑着抬起她优美的下颚,任梦把头一扭摆脱他的手骂道:“卑鄙!下流!!”

王仁手一摊自嘲地说道:“你好象不太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你最好听话,如果4个男人都很粗暴的话,你能受得了,恐怕你娇嫩的女儿受不了吧?”任梦心里一寒,王仁趁机按住她浑圆的香肩,手很自然地滑落在她起伏的高耸的酥胸上,任梦的身子象触电一般,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挣脱王大和黑手,抬手就给王仁一个耳光,打得王仁一楞,任梦马上后悔了。王仁“啪啪”回敬了任梦两记耳光,打得任梦一个趔趄,眼冒金星,王仁咬牙骂道:“臭婊子,不识抬举,敢打我?先那个小娘们扒光。”

黑手答应一声扑向床上的周璐,他双手抓住周璐裙子的领口,左右用力一分,随着周璐的一声哭叫,露出一片雪白的酥胸,洁白的丝蕾花边乳罩紧紧包裹着尖挺的乳房,雪白的乳沟清晰可见。黑手又抓住她的乳罩作势欲拉,“不!不要!!求求你不要,放开她!!”任梦哀叫着欲扑过去,却被王大紧紧拉住,黑手见状松开周璐,周璐抱胸哭倒在床上。

王仁看见时机已到,在后面紧紧搂住她丰满的娇躯,双手伸进宝石蓝色套装里,隔着乳罩握住她两只丰满柔软的乳房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任梦身子一阵颤抖,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乳房被揉捏得生疼,却不敢抵抗,只有痛苦地扭动着娇躯。

王仁边亲吻她雪白的粉颈边喘息地说道:“这就对了,只要你听话让我爽,我会对你们温柔点的。”说着解开她的洋装扣子,露出洁白的乳罩和一截雪白的酥胸,一只魔手顺着她深深的乳沟伸入她的乳罩里,抓住她一只柔软光滑的丰乳慢慢地揉搓着,并不时地捏弄她娇嫩的乳头。任梦感觉身子一阵阵发冷,浑身无力,她哀怨一双妙目恨恨地盯了一眼王仁丑恶的老脸,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哀。

床上的周璐悄脸煞白,惊恐地看着老头搂着妈妈丰满的身子,美眸中流露出又羞又怕的神情,吓得她不禁哭出声来。

王仁猛地扳过任梦的身子顶在墙上,扒下她的洋装上衣,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紧紧包着丰满坚挺的乳房,王仁把任梦的肩带往两边一拉,迫不及待地把她的乳罩推上去,随着任梦一声哀叫一对雪白的乳房跳动着完全地暴露在老头面前,红葡萄般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动。

王仁紧紧搂住她丰满性感、微微颤抖的娇躯,双手边用力揉捏着她柔软富有弹性、白嫩的乳房,边拿话侮辱她:“好美的一对奶子啊,让周剑一个人享用真是可惜。”任梦紧咬朱唇,羞辱地把头扭向一边,圣洁的乳房在王仁的玩弄下乳头已经慢慢地坚硬勃起,任梦对自己身体不由自主的反应感到羞耻,她闭上令人痴迷的美眸,两行清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下来。

王仁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他把脸埋在任梦深深的乳沟里,含住她的乳头吮吸着她的乳尖,成熟女人那特有的丰润乳房,深深刺激着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王仁,王仁越来越粗暴地抚摸咬吸着她的丰乳,使她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远远比不上她心中的痛楚。

这时王仁的手已经伸到任梦的裙子里面,在她穿着白色丝袜的浑圆大腿上抚摸了一阵,然后撩起她的裙子下摆,露出穿着白色的丝织内裤的诱人下身,任梦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衬托着白嫩如脂的肌肤发出诱人的光泽,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更显得性感撩人。王仁抬起她一条柔美修长的玉腿,生生搭在自己的肩上,手指按在她肛门和会阴上,隔着内裤搓弄她柔软的肉缝处。任梦感觉胯骨象被撕裂一般,疼得她惨叫一声,不由自主地掂起脚尖,隐秘的阴部被侵犯,任梦如大梦初醒一般娇躯一激灵,死死按住王仁摩擦自己敏感部位的手,哭着哀求王仁:“不!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王仁一把抓住她盘在后脑的发髻,把她拖到床边,任梦被迫跪伏在床沿上,王仁把她的裙子卷在腰部,任梦一声绝望的哭叫,遮羞的内裤被拉了下来,一直褪到膝弯处,露出白净的粉臀,丰满的臀部加上诱人的股沟时隐时现。

王仁不由兴奋地伸出手,‘啪’一声重重的拍在任梦雪白的臀部上。疼得任梦‘啊’的一声,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王仁见任梦双臀粉红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玲珑剔透,露出诱人的光泽,王仁闻了闻她下身所传来的淡淡的幽香,不禁抱住她的粉臀狂吻起来。

良久,王仁站起身来,几下脱光身上的衣服,踢开她紧紧并在一起的两条玉腿,丰满诱人的阴户完全暴露在野兽们的面前: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王仁咽了一口唾沫,手抚过她柔软的阴毛,手指撑开她两片娇嫩的阴唇,插入她微微有些湿润的蜜穴里抠动起来,任梦再也控制不住了,不禁“呜呜”哭出声来,她雪白的手指紧紧抓住床单,痛苦地扭动着两片雪白的屁股,企图摆脱侵入自己下身的手指。

王仁的阳物此时已经坚硬如铁,任梦身上散发的阵阵幽香激起了他压抑很久的性欲,任梦软弱无力的挣扎更使他兽性大发。王仁抓住她由于抽泣而不停耸动的双肩,把她翻过来,抓住她那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起来。边吮吸她的乳头,一只黑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指分开她肥嫩的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任梦怀着最后的希望哭着哀求王仁,可是王仁完全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哪会理会她的哀求,王仁把任梦一条玉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她滑腻丰腴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她柔软的阴唇上。任梦感到了最后的恐惧,双手死死撑住王仁欲压下来的胸脯,拼命扭动几乎全裸的娇躯,王仁紧紧抓住她一只丰满的乳房,大叫一声:“美人,我来了!”说完下身用力一挺,“滋……”的一声,粗大的阳物撑开她两片阴唇没根插入她温湿紧密的阴道里,直抵花心。

任梦双腿的肉一紧,娇躯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她的头猛地向后一仰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口中则发出一声悠长的惨叫。“真紧啊!”王仁长出了一口气,他没想到任梦的阴道这么紧,他兴奋地来回动了几下,只感觉阴茎被任梦的阴道紧紧地裹住,真正占有这个性感美女的一瞬间王仁暴虐的本性终于显露出来,他舒服地快叫一声,阳物毫无怜惜地在她的阴道里大力抽插起来。

旁边黑手抓住周璐的秀发,强迫她看着母亲被强奸的惨剧。此时的周璐完全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母亲任梦还穿着着白色的高跟鞋的左脚高高翘起搁在王仁的肩头上来回晃动,右脚踝上挂着白色的内裤的右腿在胸前蜷曲着,丰腴的大腿紧紧贴着高耸的右乳,左边的乳房则随着王仁疯狂的抽插象豆腐一样在雪白的酥胸上颤动着。周璐眼睁睁地看着王仁丑恶的大阳物在妈妈的阴道里飞快地进出做着活塞运动,阴囊撞击着她的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王仁阴茎向外一抽,粉红的阴唇就被向外翻起,阳物摩擦着渐渐润滑的阴道肉壁发出“咕唧、咕唧”的性交声。

王仁抽插几百下后,拔出阳物,抓住任梦一条浑圆丰腴的大腿用力一拧,翻过她丰满的娇躯,强迫她跪趴在床上,王仁使劲扒开任梦两片雪白丰腴的屁股,在相机不停闪烁的闪光灯下从后面把阳物又一次插入她的蜜穴里,王仁一手抓住任梦淩乱的发髻,使她流满泪水的悄脸高高抬起,露出修长白嫩的脖颈,一手紧紧按住任梦的纤腰,象懒汉推车一样开始了又一轮的抽插,随着王仁的前后推动,任梦洋装下的两只丰乳也有规律地前后晃动起来,十分诱人。

任梦的肉洞又紧又嫩又滑,王仁奋力挺动下身,坚硬的阳物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子宫,肉棒和黏膜摩擦的感觉令王仁爽快无比。王仁把任梦的洋装推上去,脏兮兮的脸紧紧贴在她光洁白嫩的裸背上,双手抓住任梦吊在胸前不停晃动的坚挺的大奶子用力揉搓着,下身狠力抽刺,尽情地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

任梦雪白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纤细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的脸颊和泪水混在一起。她性感的朱唇微张,随着王仁的抽送口中发出婴儿哭泣般的哼声。王仁又奋力抽插了百余下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在任梦阴道的阵阵收缩下,“嗷嗷”快叫着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悉数射进任梦的身体里,喷洒在她的子宫壁上。

王仁满意地拍拍她的雪臀喘息着说道:“真他妈够味,小穴又紧又滑简直是人间极品,看来周剑是不行了,我们爷们会满足你的。”说完意犹未尽又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上滚了下来。


  完